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三胎

   “梁翠翠的家属?”手术室紧闭的大门被打开,一个护士抱着婴儿出现在门口。  

  “来啦!来啦!......”三四个人一起围拢过去。  

  “三楼十一床,梁翠翠,十点五十八出生,女孩,六斤八两,恭喜哈。”护士微笑着说。只见其中一个男人立马沉了脸,其他家属也都不说话。  

  “这是第三个闺女了。”王二黑旁边的一个老太太对另一个老太太说,“我们住三床,她住四床,就盼着生个儿,唉......其实真是想不开,闺女长大了,比儿还孝顺!”  

  王二黑心里咯噔一下,手一抖,手机跌落在地上。  

  “爸,你的手机。”大女儿想弟把手机捡起来,递给他。  

  “爸爸,等一会我们是不是就能见到小弟弟啦?”二女儿招弟仰起天真的小脸。  

  王二黑径自点燃一支烟,看到旁边的禁烟标志,又狠狠地把烟头掐灭。  

  十分钟后,护士再次出现在手术室门口。  

  “李艳君的家属?”又是一群人围了过去。王二黑像离弦的箭,冲到手术室门口。  

  “六楼李艳君,十一点十分出生,男孩,八斤,恭喜哈。”护士微笑着说。  

  “儿子,大胖儿子!”惊喜来的太过突然,王二黑有点眩晕,他扶住了墙。真奇怪,怎么别的家属也跑过来凑热闹?“护士同志,是李丽君的儿吧?”  

  “不是李丽君,是李艳君。”护士一字一顿地纠正着。  

  王二黑悻悻地重新坐回座位,继续等待。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。耳边响起老婆李丽君的话,“二黑,你说咱们跑江苏花了五百块钱,又去私人医院花了三百块钱,还让老中医给把了脉,这次应该不会错了吧?”  

  终于,手术室大门再次被打开。  

  “我弟弟出来啦。”看到熟悉的包被,想弟和招弟雀跃着跑过去。  

  “李丽君的家属?”护士照例喊着。  

  王二黑满含期待地迎上去。  

  “九楼李丽君,十一点三十出生,女孩,七斤......”护士的话还没说完,感觉胳膊被人死死地抓住,她疼得咧了咧嘴。  

  “护士,你是不是搞错了,真是女孩?!”豆大的汗珠从王二黑的额头冒出来。  

  护士使劲挣了下胳膊,王二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松开了手。  

  “这怎么能有错?我们一年生两万多个孩子呢,有严格的流程和措施。况且,孩子刚出生时,已经让孩子的妈妈看过性别了。”护士解释着。  

  “你们肯定把李艳君和李丽君弄混了,我们家的就是男孩,看了两次彩超,还看了一次老中医,怎么可能三次都错了?”王二黑脸涨得通红,气愤地吼起来。  

  “您别生气,我给主任说,让她给您解释吧。”护士抱着婴儿又进了手术室。  

  在监控室里,王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,生怕错过任何细节。  

  “这是你媳妇李丽君吧?”产科杨主任指着屏幕。画面里,李丽君有点忧愁地躺在手术台上。  

  “这是护士在给你老婆看孩子的性别,你看看,什么孩?”杨主任把监控画面定格,婴儿的性别显示在屏幕中央。  

  “噗通......”王二黑晕倒在地。  

  十分钟后,王二黑醒了,发现自己躺在病房的床上,他的脑海里,不停地浮现着婴儿的性别。  

  “爸,你终于醒了,我都急死啦,快喝点水吧。”大女儿想弟把水递到王二黑的嘴边。  

  “爸爸,你不会死吧?”二女儿招弟拉着王二黑的手,眼泪汪汪。  

  “其实真是想不开,闺女长大了,比儿还孝顺......”王二黑的耳边,又响起了老太太的话。  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