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【民间传说】敲敲金鼓牌

摩天岭的向阳坡上住着兄弟二人,哥哥圆滑乖巧,是敲敲头脚底儿都乱颤的人;弟弟则过于实心眼儿,“一实三分傻”,虽然为人淳厚善良,但是说话做事不免少了些灵透劲儿。一开始兄弟二人在一个锅里摸勺子,这一年,哥哥娶了媳妇,不巧的是,这媳妇悭吝刻薄,眼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,一想到小叔子随着自己吃喝,心里就像麻花一般别扭;又想到这位将来要和他们争家产,就更加容他不得。于是夜夜朝着当家的吹“枕边风”,一箩筐一箩筐地说小叔子的坏话。一来二去,吹得哥哥对弟弟也越看越不顺眼了,于是找来了族长主持分家。偏偏那族长十分公道和聪明,先让哥哥把所有的家产分成两份,再让弟弟先第一个挑选:老大这边想借分家之际占便宜的盘算落了空,两口子心里憋气加窝火,堵得水泄不通:自此以后总琢磨着想个什么法儿把弟弟的那份也据为己有。  

这一年冬去春来,是农作物播种的时候了。兄弟俩都打算在地里种些秫秫(故乡方言,即高粱)。下种前需要除去里面的瘪粒儿和杂质。弟弟没干过这种活儿,于是央求嫂子给簸一簸种子。老大媳妇心里不情愿,可是眼珠一转冒出了一个坏主意,于是假装痛快地答应了。到了天擦黑的时候,让哥哥悄悄在锅底生了火,两口子炒开了弟弟的那份种子。二人一边炒一边暗自得意,炒熟的种子肯定不会出苗,到秋来你颗粒无收,还不得饿死!那时分出去的那份家产可就全归我们了……两口子越合计越高兴,竟然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。

弟弟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哥嫂会做这样事算计自己。拿回秫秫种儿后,辛辛苦苦忙活了很长时间才把它们播种完了。以后天天到地里查看,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十好几天过去了,整块地里除了长出一棵苗儿外,再也找不到第二棵了,看看与他相邻的哥哥的地里,绿油油的秫秫苗儿随风招展,齐齐整整地覆盖了整块地儿。老话说得好:“有钱买种,无钱买苗。”弟弟虽然百思不得其解,可哪有什么法子可想呢?好在这株独苗儿很争气,时间不长就比哥哥地里的秫秫苗儿高出了一大截。那位可能不明白了,不是说弟弟的秫秫种子被炒过了吗?这倒不假,可是在种子下锅的时候,偏巧还有一粒没被从袋子里倒出来,所以种到地里后,这幸运的一粒还是生根发芽了。  

弟弟是个勤快人,隔三差五就到地里转转。拔草、捉虫、浇水、施肥,把这一棵苗儿看顾得无微不至。那苗儿也格外争气,长得粗粗壮壮,到了秋天,竟然结出了磨盘一般大的沉甸甸的穗儿。  

“立秋三天遍地红”,几场秋风刮过后,到了收获的时候。这天天刚放亮,弟弟就来到地里准备收割他的这棵大秫秫。不想忽然飞来一只好大的老鹰雕,双翅鼓动,直扇得大风骤起,尘土飞扬,让人睁不开眼。等大风过后,弟弟再看看他的秫秫,坏了,那穗儿已被那老鹰雕给叼走了!弟弟慌了神,这可是一年的活命口粮啊!于是撒开脚丫子就追,那老鹰雕在天上飞呀飞,弟弟在地上跑啊跑,一直追到下午,眼前一座大山挡住去路。老鹰雕飞过山梁看不见了,弟弟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这时天已经快黑了,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,怎么办呢?弟弟四下瞅瞅,还好,不远处恰好有一座山神庙,于是他趔趔趄趄地走了进去。  

进去一看,山神像前有个土垒的供桌,供桌下面被围成了一个洞儿,秋夜的山风袭来,弟弟感到浑身发冷,于是钻进供桌下面的洞里,他又累又饿,蜷缩着身子很快就睡着了。  

不知睡到什么时候,突然被外面的动静惊醒了。侧耳细听,原来是一阵狂风刮着树木啸叫,接着听到了“呼通”“呼通”“呼通”三下,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半空落到了地上。巧合的是,土洞上裂了道缝儿,那天又是月满的时候,借着月光一瞧,好悬,吓得就差没叫出声来。原来落下的是三个老妖怪,一个眼大如炬,红火火的,叫“红眼”;一个头上一对尖角,绿莹莹的,真像两把利叉,称为“绿角”;还有一个,嘴巴就像一个门洞,吞人的话,一口能同时吃下三个,上下的獠牙交错,有两个特别长,几乎到了脚面,所以都喊他“一口吃仨”。这三个老妖怪走进庙里,忽然就听“红眼”说:“哎!不对啊,我怎么闻到有生人味儿呢?”“绿角”连忙吸吸鼻子,也说:“是啊是啊!”“一口吃仨”笑了:“你们啊,是想吃人想疯了,这荒山野岭的,哪来的生人?依我说,是我们刚才飞来时卷起的生土味!”“红眼”和“绿角”一听,想想也有道理,于是不再争辩了。  

弟弟开始一听,吓得全身如同筛糠,抖作一团,听到后来,悬着的心稍稍宽松了一点,但是睡意全没了,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三个妖怪的动向。  

时候不大,其中的一个说:“好吧,既然没有生人换口味,我们还是照旧吃饭吧!”一边说一边从腰里取下一个圆圆的小牌牌,接着拿起一根小木棍儿,边敲边说:“敲敲金鼓牌,酒菜一起来!”真奇妙啊,它的话音刚落,面前就出现了很多美酒佳肴、山果海鲜。三个妖怪甩开腮帮子吃,吃没了又敲金鼓牌,如此三番,吃到天快亮了,一个个撑得肚大如牛,醉得东倒西歪,呼呼大睡,呼噜打得山响。  

弟弟看着老妖怪们的样子,心想它们是睡实了,还是逃命要紧,于是悄悄从洞里挪出身子,蹑手蹑脚地绕过妖怪的身边,刚要走,忽然看见金鼓牌就在眼前,于是一伸手把它掖进怀里,转身出了庙门,一溜烟跑了。  

一路上不知跑过了多少路,通过了几座桥,终于回到了家。回家以后,仍然像以前那样洗衣做饭,挑水砍柴……天天辛苦地劳作,并没有因为得了这个宝贝就判若两人——因此老妖怪们虽然化成人形来摩天岭查访过,但一点收获也没有,若是换上喜欢张扬的人,估计早就被妖怪们捉走了——虽说如此,每当紧缺什么东西了,弟弟就会拿出金鼓牌敲一敲,真是想要什么来什么:“敲敲金鼓牌,两个窝头一起来!”“敲敲金鼓牌,一碗稀饭端上来!”“敲敲金鼓牌,草鞋两只一起来!”看看他所要的,都是生活的必需品。总之,弟弟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,衣求遮体、食求饱腹,并无一点贪欲。  

再说他的哥嫂,自打听说弟弟的秫秫穗儿被老鹰雕叼走、他紧随追赶离开村子后,来过几次弟弟的家,果然没见弟弟的面,于是二人心里乐开了花:“那傻小子恐怕早被山猫野兽吃了。”所以就合计着要把弟弟的茅草房翻新后搬来居住。这天正在忙活的时候,忽然看见弟弟又回来了,真是气炸了肺,嫂子愤恨地咒骂了很长时间罢休。可回家后并没甘心,如同被蒙了眼的毛驴,在院子里转开了磨,可是瞎折腾了一下午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。  

不知不觉十来天过去了,这天下午,哥哥和嫂嫂合计起来:那小子家里一粒米粮也没有,老鼠饿得啃石头,可这些天并没见他出去讨饭,难道他能佯活着吗?是不是已经饿死了?要真是那样的话,也好接着翻新房屋啊!于是嫂子悄悄地到了弟弟的家,透过门缝往里瞅。恰好碰到弟弟拿出了金鼓牌。只见他一边敲一边念念有词,话音刚落,面前就如变戏法似的出现了一碗稀饭。  

嫂子惊得合不拢嘴,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使劲揉了揉接着再瞧,只见弟弟一番敲念后面前又出现了两个窝窝头。她这次看得真真切切、听得明明白白,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转回家和当家的说了这些事。哥哥听后不以为然,以为媳妇胡说八道,可是媳妇不依不饶,撺掇说,肯定是分家时弟弟私藏了祖传的宝贝,一定要找回来。于是两口子一起来到了弟弟家。弟弟听到哥嫂问话,他本没什么心机,又兼哥嫂甜言蜜语地哄骗,所以如竹筒倒豆子般,一股脑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得清清楚楚。  

两口子听后惊喜异常。当场就要实验。嫂子一拿到金鼓牌心里就乐开了花,心想,该我发大财的时候到了,先要他一座金山银山再说。于是边敲金鼓牌边说:“敲敲金鼓牌,金山银山一起来!”可是连说三遍,不要说金山和银山,就是影子也没见着。这女人不甘心,心想,敲不出金山银山,也要敲些宝贝!于是又念念有词地说:“敲敲金鼓牌,珍珠玛瑙一起来!”可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得到。以后又连着敲了多少样,都是猫咬尿泡空欢喜;哥哥抢过来敲,同样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后来,这两口子恼羞成怒,一下子把金鼓牌掷出多远。金鼓牌“当啷”一下落在地上,忽然发出了声音:“你们都是贪得无厌的恶人,不是我的主人,我怎么能听你们使唤呢?!”这两口子听了知道再怎么敲也是白搭,于是悻悻地走了。  

夜里,两口子都翻来覆去睡不着,心想,自家怎么才能得这样的宝贝呢?有了自家的宝贝,不就听自己的话了吗?于是决定复制弟弟的经历,另寻宝贝。  

又是一年春天到。嫂子如法炮制,炒了自家的秫秫种,又在布袋里故意留下一颗籽粒儿。撒到地里后,同样只出了一棵,收获的时候,也被一只老鹰雕叼走了穗儿。不同的是,这次是两口子一起追着老鹰雕跑的。后来也被引到了大山里的山神庙。两口子也钻进了供桌下面的洞里,不过这洞不大,一个人蜷缩在内尚显窄仄,哪能容下两个人呢?没有办法,两口子只好管头不顾腚,各自把前半截身子藏在里面。天一擦黑的时候,三个老妖怪又回来了。一进门,“红眼”就说:“咦!又有生人味!”“绿角”也说:“有有有!”这次“一口吃仨”没在反对,于是三个老妖怪仔细搜索起来。很快就找到了这两口子。此时,哥哥和嫂子的懊悔劲就别提了,另外由于太害怕了,想求饶都不知自己的嘴巴在哪里了。  

三个老妖怪也没客气,先把嫂子“咔哧咔哧”地分着吃了,然后开始审问哥哥金鼓牌的下落。哥哥早被吓得昏死过去,三个老妖怪一看问不出话,一个捏着他的鼻子,一个拽着左耳,一个拧着右耳,意思是把他弄醒。可是把鼻子和耳朵都拉得多长长了,哥哥还是没有醒过来。三个老妖怪以为哥哥死了,因为它们只吃活物,所以就把他拖出洞外,丢在荒山野岭。夜里的凉风一阵阵地刮,接着开始哗哗地下起大雨。不知什么时候,哥哥被浇醒了。掐掐自己的大腿感到很疼,才知道自己没死,于是挣扎着站起来,踉踉跄跄地下了山。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终于回到了家里。弟弟听说后赶来一看,哥哥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那种狼狈样就别提了。可是弟弟的心地善良,连忙把哥哥扶到自己家里,端水喂饭,细心照顾,一连好几天。哥哥受了感动,回想自娶妻后对弟弟的态度,内心感到非常惭愧和难过,发誓要重新活出“哥哥”应有的样子。  

    再说这一天,哥哥进屋后随手关门,忽然疼得“哎哟”一声,原来是门挤了拖到地面的鼻子。弟弟看到了,心里着急,就想,金鼓牌能不能治好哥哥的鼻子和耳朵呢?于是连忙拿出来,对着哥哥边敲边说:“敲敲金鼓牌,鼻子耳朵缩回来!”你别说,还真灵,话音刚落,那鼻子和耳朵就恢复了原状。可是大伙儿都说,哥哥的鼻子和耳朵之所以能复原,主要原因还在于他能真心悔悟,否则的话,金鼓牌恐怕也会不灵啊!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