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【孝文化征文】流泪的“父亲节”

    也许是折腾累了,父亲沉沉地睡去。此时天已经完全暗下来,许是想让父亲静静地睡一会,我没有去开灯,窗外的灯光透过玻璃窗射进来,映在病床上那个已经82岁的老人身上。病房里静静的,吊瓶里的药水还在一滴一滴地慢慢滴落,然后顺着塑管流进了父亲的血管里。我百无聊赖地一滴滴数着——记得有一次我住院,也是这样一直目视且心里默数着药水的滴落,打发着无聊的时光。但今天又与往日有所不同,今天是父亲节,这本该是个全家团圆、为父亲祝福的日子,但因父亲住院,护工又回家给她母亲过生日,陪护老人就是我的事了。此时,我独自一人在医院守着病床上备受折磨的父亲,看着那个可怜的小老头,泪水默默地流出…… 

    此时此刻,想起父亲这十多年来的数次住院,也把我折腾的身心交瘁。家有病人,不仅病人受折磨,且所有家人的心,都会始终牵挂在病人身上。我们虽是兄弟四个,但他们都在外地工作,只有我一人在本地,尽管他们也隔个十天半月来看父亲,但毕竟不能天天在这里,所以侍候父亲的担子基本就落在我和妻子身上。父亲这次住院与往次不同,一是年龄越来越大了,二是住院治疗已经一年半了,而顽固的褥疮依旧没治好,且浑身瘙痒,各种药都用了,就是不见好转。一年多来,为了给父亲增加营养,我和妻子每天早晨轮流着过来给他送饭,然后配合着医生换药、打针,直到中午才回家。可近一个月来,父亲拒绝吃喝,每天给他做的饭,吃几口就不吃了,脾气越来越暴躁,还有没完没了地让我们给他挠痒…… 

    不由地想起父亲的四次住院……  

    2004年夏天,父亲半夜得了脑血栓,因父亲家住在乡镇,去医院不及时,直到第二天一早,继母才告知我,于是赶紧联系城里的市医院住院,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治疗,这一住就是四个多月。四个月里,我和妻子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,陪床,送饭,为他理疗。好在那时候父亲极有毅力,不仅积极配合医生治疗,自己也主动锻炼。四个月后,除左手仍无力,左腿有些瘸,但慢慢地能走了,生活基本能够自理。每天自己还拄着拐杖坚持出去走路锻炼。  

    当我们感觉生活相对安定的时候,谁知到了2012年,父亲又住院了,这次他得的是疝气,又需要住院治疗。好在做了手术十天后就出院了。  

    2016年5月,父亲又一次脑血栓,不得不又住进了医院,这一住就是三个半月。如果继续在医院治疗的话,他的身体会慢慢恢复好的,但自私的继母出于自己的利益,多次大闹医院让父亲出院,加之父亲也在医院呆够了,最后不得不让父亲出院。  

    出院回家后,怕继母侍候不了父亲,我们给找了个护工,但一个半月后,她说自己能侍候,辞了护工。期间,我隔几天就回家看看,看着父亲虽不如上次好,但也没有太大的问题。但过年我们兄弟几个回家时,就看到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但隔了几天我再回家时,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:父亲屁股上生了两处褥疮,已经严重溃烂!于是,赶紧又住进医院。  

    最初的半个月,我和小弟都请了假,轮流陪护。但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,又不得不再找护工。但我和妻子,轮流着每天去医院,给父亲送饭,协助医生换药……  

    日子过得很快,又很慢。一转眼,一年半过去了。而心中的酸甜苦辣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。  

    夜,慢慢深了。我给父亲翻身——医生说,每隔两个小时就要翻一次身。  

    父亲醒了,说要解手。之后,又让我给挠痒…… 

    这一夜,在数次折腾之后,慢慢地天亮了。  

    这个父亲节,就是这样度过的。  

    明天呢?后天呢?我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,但我知道,我会一直陪着他,也许,这就是尽孝吧。  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