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【故乡习俗】二月二

在我的故乡鲁东南一带,农历的二月二是一个有着颇多习俗和传说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月二,围仓墩

 

“二月二的仓墩——围起来的”,在我的故乡,父老们说到某人人缘特别好的时候,总会用上这句俗语。以前,每年的这天凌晨,在雄鸡尚未报晓的时候,靠天吃饭的父老乡亲们就早早地起床了。为了讨得当年五谷丰登的彩头,家家户户都要“围仓墩”。这种活动,一般在自家的庭院里进行,如果庭院窄仄,也可选在大门口,如果这儿也不宽绰的话,就会在打场晒粮的场地里进行。“围仓墩”的时候,要准备一些五谷杂粮的籽粒,分门别类地堆在地上,这一处是小麦,那一处是大豆,再有一处是高粱……堆好以后,用木锨端着从锅底掏出的清灰,以地上的籽粒为中心,绕着圈儿,边转边把清灰撒在地上,很快,一个个“仓墩”就形成了,每个“仓墩”的外围,还要用清灰布局成“梯子”,斜靠着仓壁,寄寓着当年粮成垛冒尖谷满仓外溢的希望。围完以后,左手拿着葫芦瓢,右手拿着勺子,边敲边神情庄重地祈祷说:“敲,敲,敲,敲瓢头,大折子1满,小折子流”“敲,敲,敲,敲瓢碴,十窝老鼠九窝瞎,还有一窝不瞎的,送到木柞老葛2家。”

围仓墩的时候,最担心的是起风,风一起,清灰就会四下飘扬,仓墩也难得围成了。在淳朴的父老们心中,这是预示着年景不大好的兆头,于是不免叹息几声,然后絮絮叨叨地恳求老天爷怜悯,让自家的老小在这一年里能得温饱;如果仓墩圆满地围成了,那么心中的兴奋与激动就会从心底一直荡漾到脸上,这个时候,憧憬着一家老小吃喝无虞的前景,忍不住喜笑颜开,如沐春风。

 

注:1 折子,一种用芦苇或高粱秸编成的类似席子的农具,形状为长方形,又窄又长,旋起后储放粮食。2 木柞,现为临沂市罗庄区黄山镇的一个社区,村民葛姓众多。此处利用“葛”和“搁”谐音,期盼老鼠不再回来。

 

二月二,炒虫吃

 

每年的二月初二,大都处在惊蛰前后,这时天气转暖,气温回升,各种蛰伏的小动物都陆陆续续地活跃起来。在以前,农业技术远没有今天这么发达,土里刨食的父老乡亲们对于祸害庄稼的昆虫,除了捕捉之外,也确实没什么对付的好办法,于是在这一天,老少爷们都会“炒虫吃”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能讨得一年中没有虫害,或把虫害降到最低的彩头。由于这时候出现的真正的虫类毕竟不多,于是大伙儿都会用些黄豆粒啦、花生仁啦、玉米籽啦等农作物的种子代表各种害虫下锅。这时候的灶房里,黑黝黝的风箱哧哧隆隆地拉,红艳艳的火苗呼呼啦啦地烧,饱鼓鼓的籽粒噼噼啪啪地爆。时候不大,那诱人的香味就从锅中散出,弥漫了整个院子。巧手的主妇们不失时机地撒上些白糖,一番搅拌后出锅,平摊在笸箩里。这边忙活的时候,眼巴巴地盼着的顽童们早就趁大人不注意的空儿,抓起一把“虫子”放到嘴里嚼开了。在那些物质匮乏的年代,脆生生、香喷喷、甜丝丝的“虫”儿们,确实是不易得到的美味,让人唇齿生津。

      

二月二,龙抬头

 

“九九”以后,春回大地,阳光一天比一天温暖和煦,各种蛰伏的生灵感受到气候的变化,纷纷从睡梦中醒来。到了农历二月初二,父老们都说,这天是天上的神龙结束冬眠开始工作的日子,这一天它们会摇头摆尾,行云布雨,谓之“龙抬头”。

这天,在我们这个地方,大人小孩都会赶着去剃头。

“辞灶以后就是年,不到十五不算完”“正月不剃头,剃头死舅舅”,进入年节后,一直到农历二月初,关乎衣食住行的各种各样的忌讳几乎是一个接着一个。理发也是这样,年前收拾利索后,一个正月谁也不愿其触“死舅舅”的霉头。所以大人小孩在正月里没有剃头的。

到了二月二,一切过年的种种禁忌至此总算落下了帷幕,被束缚了近个半月的人们,终于可以好好放松放松了。这天又是新年第一个偶数月的头一个双日子,希望“好事成双”的父老们自然会格外看重,新的希望,从“头”开始。在这一天,大人小孩都会找理发的师傅“剃龙头”。村头的空场里,剃头摊位一摆就是一长溜,“虽为毫末技艺,却是顶上功夫”,匠人们也都较着劲儿拿出看家本领,让来时蓬头垢面的顾客,走时容光焕发。这个时候,络绎不绝的大人小孩你来我往,说说笑笑,连空气中都溢满了喜洋洋的味道。

 

二月二,出仓龙

 

每年的正月十五,在我们这个地方,家家户户要蒸龙灯,出锅以后,通过查看灯碗儿中蒸汽冷凝后的水的多少,预测本年的“雨水”大小;另外还要在屋里屋外四下照照,“赶走”蝎子、蜈蚣等毒虫;又通过查看灯蕊结出的灯花,借机预测年景:那灯花有的像谷穗,有的像豆粒、有的像高粱……像什么,父老们都说当年什么作物就会有个好收成。

预测完年景以后,龙灯就被用纸包好放在粮食缸里,称为“仓龙”,借此保佑一家有吃不完的粮食。到了“二月二”龙抬头这天,拿出来给家中的小男孩吃掉,而孩子们吃了龙灯后,嘴唇周围难免被凝集的烟苔染得黑魆魆的——大伙都调侃说,这是提前冒出了胡子——所以说这样的“仓龙”,女孩儿家是不能吃的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——否则,白白净净的姑娘家长出胡子该多难看?再仔细揣摩下,龙灯只给男孩儿吃,大约因为那时生活水平低下,白面食儿不易得,又加之农村里普遍偏爱男孩才会有这种传统的吧!这里面分明寄寓着父母“望子成龙”的心愿。在那以农耕为主的时代,家中的“劳力”格外受到重视,对于未来的“顶梁柱”,想方设法偏爱些也似乎无可厚非。

包括二月二在内的诸多故乡习俗和故乡传说,构成了故乡的灵魂,是故乡之所以成为故乡的文化标签,尽管光阴流转,岁月变迁,很多习俗也随之弱化淡化甚至消失,但是每每谈起的时候,心中总是倍感亲切,一种温馨的气息总会溢满胸怀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