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正月十五蒸龙灯、打灯笼

    在我的故乡鲁东南一带,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,有蒸龙灯、挂灯笼的习俗。  

    这一天,家境殷实的人家,特别是做买卖的商铺,挂的一般都是大红的纱布灯笼,里面点着粗细犹如胖娃娃胳膊的大号红蜡烛,明晃晃的,挂在显眼的地方,一夜亮到天明。  

    一般的人家,这一天都会蒸龙灯。在以前玩具稀少的年代,“龙灯”虽然远没有今天的电子灯笼精致和亮丽,但孩子们对它们的喜爱,并不亚于如今的任何一款。那时,在十五的前几天,孩子们就眼巴巴地盼着了。到了十五的早晨,妈妈们一早就会起来,和面蒸馒头,同时也会蒸上些“龙灯”。“龙灯”的做法,通常是把面搓成条,盘绕在一起,做成龙身形的碗壁,用红小豆点缀龙眼、高粱穗篾儿做胡须和龙角,再用洁净的竹篾印上些“龙鳞”,虽不能说惟妙惟肖,但是也像模像样。这样的龙灯,或大或小,一般蒸十二个,对应一年的十二个“大月”或“小月”。蒸熟后揭开锅盖儿,查看每个龙灯里面蒸汽凝集的水多少,哪个“月灯”里面存的水多,就认为哪个月雨水大。用的时候,在灯碗里倒上些豆油,用外面缠着棉絮的细木棍儿(如火柴梗)作灯芯就可以了。  

    在以前,父老们的生活普遍艰难,对于大多数人家来说,食油作为生活必需品,轻易舍不得用来点灯。妈妈们在这天一般都另外会用面蒸些“灯碗”。蒸熟出锅后,由孩子们捧着,到镇子里的油坊讨油。油坊的掌柜在这天也格外地大方和热情,一勺勺地分送,满足他们点灯的希求。叽叽喳喳的孩子们你来我往,常常会闹腾一宿。  

    妈妈们做面灯的时候,爸爸们也开始忙活了,他们要给孩子们扎灯笼。找些高粱梃儿、花花绿绿的彩纸或是从门楣上撕下的“门吊子”,再打些浆糊,一番端详和构思后,这项工作就开始了:细细地梳理、细细地剪裁、细细地连接、细细地黏贴,平时不苟言笑威严有加的父亲这时也变得格外慈祥,那双摸惯农具结满了老茧的手竟然出乎意料地灵巧,梃秆和彩纸在他们的手中翻转腾挪,如同变魔术般,就化成了一个个精致的灯笼。  

    吃完元宵后夜幕渐渐降临,孩子们就会把龙灯放进纸灯笼里,先在家里四处照照,一边照,一边说些吉利话:“照照牙,不招虫;照照耳朵,耳不聋,照照眼,眼不花,照照鼻子,闻上二里八!”接着照床底、照门后、照窗台、照墙角等蝎子、蜈蚣等小动物容易隐藏的地方,同样要说些巧言妙语,如“照照墙角和旮旯,毒虫不往家里爬”“照照墙角和窗口,蚰蜒蝎虎子朝外走”等等。等这些地方都照完后,孩子们纷纷挑着龙灯呼朋引伴地满大街游走。  

    也有家境确实困难的人家,没有白面蒸灯,也会找些萝卜,从中间横切,挖去中间的部分,仔细修饰一番,做成一个一个的萝卜灯,任由孩子们挑着,一样趣味无穷。  

    等灯油耗尽后,大人小孩都会认真地查看灯蕊结出的灯花,借机预测年景:那灯花有的像谷穗,有的像豆粒,有的像高粱……于是大家纷纷说今年的谷子年景肯定孬不了啊,吃豆腐有保证了,或者说秋季的高粱一准会大丰收哟,对丰收的期盼溢于言表。说着说着,不由得眉飞色舞起来,似乎那沉甸甸的谷穗、圆滚滚的豆粒儿、笑红了脸的高粱头就在眼前了……  

    用过以后的龙灯,通常用纸包好放在粮食缸里,谓之“仓龙”。一直要到“二月二”龙抬头这天,拿出来给家中的小男孩吃掉。据说这样的“仓龙”,女孩儿家是不能吃的,只能眼巴巴地瞅着。父老们说,女孩儿吃了以后会长胡子。吃面灯和长胡子之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,为什么扯到了一起呢?现在想来,除了望“子”成龙的渴望外,大约是那时生活水平低下,白面食儿不易得,又加之那时农村里普遍偏爱男孩才会有了这种说法的吧!  

   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节奏的加快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故乡的面灯已被琳琅满目的各式花灯所代替,挂灯笼、蒸龙灯的风俗已从人们的生活中渐渐淡出,但是每每回忆起来,内心都会溢满了让人怀恋的浓浓的故乡气息、故乡味道。  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