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【故事新编】囚龙地

楚家庄的楚三爷是一位风水先生,无论谁家建房子、砌坟墓都得请他去看看风水。有一天,陈家村的陈大叔请楚三爷去看祖坟的风水,楚三爷告诉陈大叔说:“这个坟风水不好,家里容易出光棍。”  

  此话一出,旁观的村民们都惊呆了,为啥?因为陈大叔一家已经出了九个光棍!陈大叔连忙问:“三爷,有办法破解吗?”楚三爷说:“有。不过,可得费一翻周折。”陈大叔说:“再大的周折也得费。”  

  楚三爷讲完破解方法后,便与村民们闲聊起来,聊着聊着就谈到镇政府大院的风水问题,楚三爷说:“大院那地方风水不好,这些年换了四个‘一把手’,没一个善终的。”  

  村民们一合计,还真是那么回事,第一位镇长车祸重伤,第二位镇长触电身亡,第三位镇长癌病病休,而现任镇长干了十年还没有提拔。村民们问楚三爷:“他们为啥不得善终?”楚三爷慢吞吞地说:“别说是乡镇长,就是真龙天子,也走不出这个地方。”村民惊奇地问:“为啥?”楚三爷摸着胡子说:“那地方是囚龙地,任凭谁都走不了!”  

  常言道: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在村民中有一位叫钱得理的人,他的儿子钱贵是镇上的建委主任。钱得理心想,既然“一把手”能被“囚”住,自己的儿子在镇大院工作,不也被“囚”住了吗?  

  当天,钱得理就把“囚龙地”的事情告诉了儿子,钱贵大吃一惊,因为他管建设工作,经常听到一些离奇的风水故事。钱得理对儿子说:“你不能在这里干了,得调动到别的乡镇。”钱贵说:“哪是说调就调的。”钱得理说:“该托关系的托关系,该花钱的花钱。”钱贵答应着说:“嗯,我想想办法。”  

  钱贵在建委主任这个职位上已经干了多年,但是连个副科级干部也没捞上,他左思右想,是该行动一下了。于是,钱贵找到了镇长蒋玉龙,并把“囚龙地”的事情说了一遍。  

  蒋玉龙吓出一身冷汗,他的三位前任都没有善终,而他本人十年间没有提拔,这都是铁的事实,不容他不害怕。  

  蒋玉龙对钱贵说:“你去找找这位楚三爷,问问有没有破解的方法?”钱贵说:“我马上去。”蒋玉龙沉思着说:“你出面不太合适,如果传出去,就成了公职人员搞封建迷信,还是让你父亲去吧。记住,这事一定不要让外人知道。”钱贵说:“您放心,绝对不会出错。”  

  常言道:在领导面前做一百件好事,不如与领导一起做一件秘事。钱贵走出镇委大院,心中一阵暗喜:通过这件事,一下子拉近自己和蒋玉龙的距离,今后的升迁自然不成问题。  

  钱贵买了一份大礼,让父亲带着礼物向楚三爷请教破解“囚龙地”的方法。楚三爷告诉钱得理:“你瞧见没有,镇委大院坐北朝南,北靠老龟山,东有小清河,青龙、白虎——”钱得理说:“就是结婚时贴在门口的青龙、白虎吗?”楚三爷沉思着说:“东青龙、西白虎,青龙离不开水,所以这个小清河得改道;白虎得上山,所以大院得改门。”钱得理问:“怎么改?”楚三爷说:“小清河改向西流,从大院的南面经过,这样,青龙就得水了。”钱得理连忙问:“河水不把大门堵住了吗?”楚三爷慢吞吞地说:“不是还要改门吗,把大门改到西边,出门就是老龟山,这就是白虎上山。风水就全改过来了。”  

  关于破解“囚龙地”的方法很快就汇报到蒋玉龙那里,他当即拍板:“改,全部按楚三爷的方法改。”  

  钱贵是建委主任,正好负责土木工程,根据蒋玉龙的安排,他很快制定了方案并开始施工。  

  可是,半年后工程刚刚完工,就引发了一件大事。因为河流改道需要占用耕地,因为土地赔偿问题,有人向上级纪委举报镇领导占用耕地、大兴土木,而河流改道和大院改门纯粹是在烧钱,没有实际意义。  

  纪委领导前来调查,这一查不要紧,小老鼠拉木锨——大头在后边,居然查出蒋玉龙贪污公款、作风腐败的问题。两个月后,蒋玉龙因贪污腐败被送进了监狱,钱贵因为没按程序审批工程并且占用基本农田施工,被撤销了建委主任职务,降级为普通科员。  

  此时的钱得理悔恨不已,若不是自己把“囚龙地”的事情告诉儿子,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。可是他转念一想:“囚龙地”的风水不是改好了吗?为什么还会发生这些事呢?  

  钱得理越想越生气,决定去找楚三爷理论理论。当钱得理来到楚家庄时,一群人披麻戴孝正在办丧事,他上前打听得知楚三爷刚刚过世了。钱得理双手一摊,郁闷不已,想找楚三爷理论都没有机会了!  

  正在钱得理生闷气的时候,他看到五六位村民正围着卫四爷聊天。卫四爷也是一名风水师,只听他大声说:“大家伙知道蒋玉龙为什么蹲监狱吧?大院的风水让他破了!好好的南门不走,偏偏走西门,出了门就上山,西方属金,那不就是上刀山吗?上完刀山再向南,南边是小河,南方属火,这不是下火海吗?”众人们附和说:“对呀,上完刀山下火海。难怪,这才几天,他就进去了。”  

钱得理傻愣愣地站在那里,觉得卫四爷讲得似乎也有道理。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此文发表在《今古传奇故事版》上)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