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那些没有暖气的冬天

大雪节气已过,冬已深。那天读了汪曾祺的一篇散文《冬天,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》,据说原来的题目是《冬天》,后来的是编辑修改的,一篇文章,突然就把自己带到遥远的过去,那些没有暖气的冬天。  

 小时候去上学,小伙伴们三五成群,天蒙蒙亮就从温暖的被窝里起来了,暖了一晚上的热被窝总是恋恋不舍,一万个不想起床,整个屋子里也只有被窝里是暖和的,鼻尖冻的通红,在房间里就能看到彼此呼出的气体。棉袄棉裤都在被子里暖着,厚厚的棉被至少盖两个,重的翻不过身来,棉袄棉裤就放在中间,不情愿的起床,总是听到妈妈重复那些话:“吃了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再苦几年吧!”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有一天会住上有地暖的楼房,我们的童年不知道地暖、空调是何物。

 上了初中开始爱美了,那厚厚的棉裤不想穿了,但脚还是要暖和的。下雪的时候最悲惨,若是周末不去上学,就穿草鞋在家。所谓的草鞋就是像木屐一样的鞋底,上面是稻草做的,里面塞上麦秸,再穿上棉袜。若是去上学,我就穿上胶靴,里面肯定是棉袜。棉袜都是姨给做的,妈妈常年上学,针线活会的不多,也没功夫,小时候很多衣服都是姨给做,冬天的棉大衣、棉袜、棉手套,都是姨用缝纫机给做出来,漂亮又暖和,这些东西温暖了我们整个童年。现在姨也跟着表弟早就定居在济南,偶尔抽空去看她,给她买件并不贵重的衣服,还会惹来她满眼泪水:“你看看,乖乖来,可别给我买衣服了,多些衣服都你买的,都穿不毁,可别浪费钱啦以后,都买车买房,恁都还小,都没钱……”我听了瞬间泪奔,长辈总是这样,他们给我们的时候是笑着的,看着我们暖和的穿在身上,脸上乐开了花,若干年后,我们只是买了件微不足道的衣服而已,他们却哭了。  

 小时候农村穷,若家里来了客人,主人一定抱一堆柴火放在堂屋,“来来来,烤烤,烤烤暖和暖和”,瞬间屋里就暖和起来,大家围坐在一堆火旁,聊着家常里短,其乐融融。直到现在春节回故乡,乡亲们还喜欢在大街上,或者某个人多的路口,燃上一堆火,围在一起聊天。  

 尽管有姨给做的棉手套棉袜穿着,我和弟弟妹妹每年冬天还是免不了会冻手和脚,冻的严重的时候就会红肿,甚至会流脓血。等到来年春天慢慢恢复。最难受的就是遇到温度上升,冻了的手和脚开化了,奇痒无比。最尴尬的是课堂上,无论老师讲的多精彩,都不能入心,用脚使劲蹭课桌腿解痒,那样的日子现在回忆起来都心酸。  

 我们的童年没有零食,冬季里青黄不接就更不用说了,可我们自己会发明,那就是吃冻红薯。把一块红薯洗干净,放在室外,早上起来上学的时候,就冻的硬硬的,几个小伙伴就你一口我一口啃起来,那味道比没冻前好吃很多,味道大不相同。  

再后来大约是在1991年,我们家终于盖了新房,一大间厨房又隔成两间,一间是灶台,一间里面是个大炕。这下子我们的冬天再也不怕冷了,原来的床铺是用化肥袋子剪开再缝合,里面塞上麦秸,做一个大大的草甸子,铺在床上取暖。无论怎样也比不上我家新做的大炕,为了让炕更暖和,爸爸总在我们睡觉前再单独烧炕,被窝里热烘烘的,好舒服。有时候表弟也会去我家,六七个孩子在炕上叽叽喳喳,好不热闹,我现在还保存着我们一排孩子端坐在炕上的照片,应该是三舅给拍的。有了炕是暖和了,但还是有意外发生,准备年货的那几天,会蒸很多馒头,烧很多火,到了晚上,炕太热了,就引燃了被子,这样的情况记忆中至少有三次,其中一次还烧着了妹妹的屁股。  

现在,我们都天各一方,都在自己温暖的房间里幸福的生活,再也没有谁的手和脚会冻肿,那些经历成了永恒的回忆。妈妈说的对,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,上帝不会亏对努力的孩子,天涯海角,让我们不忘初心,继续前行!  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