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月夜鸣虫

    今天就是白露了。“白露”,它不只是天气转凉的象征,还浸透了温润的意境,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,一个诗意的季节。

    这样的夜晚,月光舒缓,优柔,典雅。做完一天的杂事,静下来,坐在窗前,在飒然而至浸透肌肤的凉意里,呷一口清茗,你会忆起“丹凤白露”、“丹桂飘香”、“霜染秋月”、“菊黄蟹肥”,这些秋风押韵,露霜研墨的婉约词儿;当然最让人思绪万千的,当属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;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的诗句。芦苇、秋水、伊人交汇成一种旷达静谧的意境。想着、忆着,窗外传来秋虫那天籁般的鸣声。侧耳静听:先是一只、两只、三五只,试探似地轻吟低唱,很快,无数只秋虫跟了上来,它们在或高或低,或远或近的地方,振翅磨鞘,唧唧、嚓嚓、嘶嘶、嘘嘘、磁磁、沙沙,嗤嗤,啾啾,时停时续,时高时低,抑扬顿挫,唱唱停停,停停唱唱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,蕴藏着丝丝缕缕深远的古意。

    “一床空月色,四壁秋虫声”(孟郊《西斋养病夜怀多感因呈上叔子云》。“半夜西风人未觉,秋声先报草根虫”(张耒《夜思》)。灯下读这些诗句,乡韵乡愁时时浮现心头。想起童年那些与秋虫鸣叫有关的事,一个个有趣的细节便浮现在眼前。小学时的语文老师是个“昆虫迷”。空闲时喜欢带我们捉蝴蝶、昆虫制作标本。一年的白露时节,体育课上他带我们到山岭上捉蚂蚱。跑累了,躺在一块大石板上,蓝天白云,秋风潇潇,老师教了我们一首宋诗,至今还记得:“寻真误入蓬莱岛,香风不动松花老。采芝何处未归来,白云满地无人扫”(魏野《寻隐者不遇》)。这“白云满地无人扫”的意境,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,是那么遥远而又遥远,可诗中描绘的这一幅清新脱俗的景色与身边天籁融合为一体。再加上满山满岭都是秋虫窸窸窣窣的鸣叫,此起彼伏,灌满耳朵,分不清到底是蟋蟀、蚂蚱、还是纺织娘、蝈蝈,演奏着一曲如吟如诉的秋虫交响乐。这捉起蚂蚱来便有了诗意。印象最深的是老师捉到一大一小形状相似、个头相差很大的两只蚂蚱。老师问我们认识这种蚂蚱吗?我们说认识,大的叫“草落婆”,小的叫“呱哒板子”。老师又问:“这两只蚂蚱哪只是公的,哪只是母的?”我们异口同声回答:“大的是公的,小的是母的!”老师却告诉我们恰恰相反,这种蚂蚱小的是公,大的是母。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:“的确,在动物界、昆虫界大多数是雄性的体格雄壮长相漂亮,但不能就一律想当然的这样认为,那样就会出现错误。”老师这话很有深意,我们在以后的学习中受益匪浅。老师还告诉我们这种蚂蚱昆虫学上的名称,可惜现在忘记了。

    月华如水,秋风晚露。“伴着秋虫的浅吟读书,心里更觉温暖得很。”忆不起在哪篇文章上读到的这句话,有一种说不清理还乱的欣喜。月夜虫鸣好读书,最是惬意!我对翁森的《四时读书乐·秋》印象最深:“昨夜庭前叶有声,篱豆花开蟋蟀鸣。不觉商意满林薄,萧然万籁涵虚清。近床赖有短檠在,对此读书功更倍。读书之乐乐陶陶,起弄明月霜天高。”是呀,圆月霜天明,黄叶落庭声,豆花篱笆开,蟋蟀藤下鸣。大自然的各种气息都含着冷清的秋味,庆辛床旁有一盏矮灯,就着它读书的效果加倍地好。读书的乐趣如同在高远的秋夜起身来赏玩明月。这读书的意境如今只在梦中了。想到此,打开一位喜欢丹青的朋友送我的一幅临摹的宋元古画《秋艇载诗》。久久凝视画面右上方的题诗:“一路长吟与谁和,豆花村里草虫啼”。仔细想想,画与诗句,的确颇有意境。秋高气爽,泛舟湖上,小船载的本是人,但因为人能作诗,所以说“秋艇载诗”。船上明明是诗人相互唱和,不过听到草虫的鸣叫,觉得草虫同样也在吟诗呢。难怪欧阳修在自己的名作《秋声赋》的最末,也不忘写上一句,“但闻四壁虫声唧唧,如助予之叹息”;来渲染秋之气氛。

    “虫声泣露惊秋枕”(秦观《菩萨蛮·虫声泣露惊秋枕》),白露季节的夜,静静的,仰看寥廓天宇,月色空明,星斗阑干,俯察大地,一片静谧;握一卷唐诗,倚窗聆听,月下,虫声透窗:那时而低沉婉转,时而缠绵幽怨,时而高亢清越,时而嘹亮热切的虫鸣声,如云似雾,生动飘逸,曼妙迴远,悠扬动听……今天就是白露了。“白露”,它不只是天气转凉的象征,还浸透了温润的意境,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,一个诗意的季节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