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【故乡风俗】故乡丧葬礼仪(下)

主要环节与日后祭拜

临终前后:在我的故乡鲁东南一带,人们常说:“阴来阴去要下雨;病来病去要死人。”一般地,患者病势长时间不见好转以后,亲朋好友都会探视,时间一定会选在上午,因这段时间,日头逐渐升高,阳气上升,可借此祝愿患者前景光明。探视时会送些比较珍贵、稀缺的食品,说些宽慰的话,盼其早日康复。然而美好的祝愿并不一定都能成为现实。作为患者的儿女,在其病势沉重后都要环绕在老人身边伺候。当地讲究这个时候“男(性病人)不洗脚,女不梳头”,否则就有打发他们“上路”的意思。到了患者病危之际,更要目不交睫衣不解带,随时观察病人的情况,但是不准与病人面对面近距离对视,当地传说,如果这样,病人会借着他人的一口“生气”延迟弥留时间,徒增痛苦,而与之对脸的人,也会因此走霉运。这时一般都是请有经验的父老,通过搭脉、看面部的变化、观察呼吸的状况等判断病人是否到了临终时刻。如果病人出现精神突然好转(回光返照)、口鼻歪斜(当地称为变相或变架)、气若游丝、脉搏由手腕处退到胳膊肘儿处等情况,就要做他辞世的准备。

患者病危时,一般要清理出正堂屋做为灵堂,屋内要拾掇干净利索,撤去墙上的各种张贴物品。还要布置灵床,当地的习俗是,找一张简易的低矮木床,在床撑上并排铺上三把用高粱杆儿或玉米秸等捆扎成的把儿。灵床按照南北方向放置在屋内正冲着门的地方。

当地习俗,老人咽气前要换上寿衣。做儿女的,不能让他穿着旧衣服离开人世。在给老人穿寿衣时,一般是由下向上,先穿下身,再穿上衣,然后穿鞋袜、戴首饰,最后带帽子。寿衣为明代人日常所穿衣物。据说满清代明后,不让汉人穿前朝的服装,但是民众抵触情绪特别强烈,清廷于是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叫“生变死不变”,即生时穿清代的服装,死时穿旧朝的衣物。后来虽然满清灭亡,但以明代衣服为寿衣的做法却历久成俗。寿衣包括衣裤、鞋袜、帽子等。衣裤有内衣、中衣、外衣的区别,套数都是单数,上下差二,如上七下五或上九下七,最多的是上十一下九,即穿十一件上衣,九条裤子(女的可用裙子代裤),本地习俗,不分春夏秋冬,寿衣一律为冬衣;不分男女,颜色全部为蓝色。受轮生转世等思想影响,当地民众形成了一种朴素的观念,认为人离世后,“灵魂”要如金蝉脱壳般离开肉身,由阳世转入阴间准备托生,相当于另类的“重生”,因此虽为哀事,却也处处注意“吉利”:寿衣讲究不用皮毛(怕穿者来生变成兽类)和缎子(让人联想到断子绝孙)作为原料,多用绢棉(取“眷恋”、“缅怀”之意)做成;一律不钉扣子(谐音克子,对儿女不利),只使用带子(希望带来子孙)。当地习俗,老人到了古稀之年,出嫁的女儿就要为其缝制寿衣,面料上多点缀着吉祥如意的图案,时间力求安排在农历的闰年闰月,借此祝愿老人能福寿绵长。

停灵:病人咽气后,穿好寿衣,脸上蒙上一张黄草纸,头南脚北仰躺在灵床上,俗称“倒头”。当地传说,这死后脸上蒙纸的习俗形成于清朝初年,那时的汉人因被异族统治而羞见先人于地下。后人不能让亡者空着手走,要在他们手里放几硬币作为阴间的买路钱,并且“男左女右”的习俗在亡者的手腕处挂上白线串起来的“打狗饼子”。打狗饼子用掺杂着剪碎的高粱穗儿的面烙成。据说亡魂在通过阴间恶狗山时,可扔给恶狗,它们吞了后,这些饼子会卡在喉咙难以下咽又无法吐出,因而不会再去撕咬亡魂。

病人咽气后,男性看左手,女性看右手,其大拇指和四指的对握情况,当地俗称“掐指纹”。迷信说法,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和小指的12个指段,对应子丑寅卯等12个时辰。在过去,普通的老百姓家难得有计时工具,阴阳先生可据此推测出病人离世的时间,确定“出殃”和“送殡”等的时间。

就像对活人要求“站有站相坐有坐相”一般,对于亡者的尸首,也要求躺得规规矩矩。生前弓腰曲腿的,都要整理平整。当地传说如任之由之,就会影响后人。比如,为防止后代儿孙出现胡作非为的“斜撇子”,会用苘绳束缚亡者双脚或两侧用砖挨着使得两腿并拢,脚尖朝上。

亡者的灵前,摆着一个陶盆,用以焚化纸钱,谓之“牢盆”——也有人说,其中聚集着亡者一生的束缚。牢盆后有素油灯,谓之指路——这灯不可吹灭,是为亡魂进出照明和引路的。另外灵前还要陈设一碗用开水烫过的小米,中间竖立一双高粱梃制成的筷子,作为供饭,当地称为“倒头饭”,请亡者享用。丧礼期间每次泼汤时都会从中取少许米粒做成稀汤。

大门两旁,按男左女右的传统,要在墙上斜靠一根木棍,黏着依亡者年龄用白纸剪成的纸束,每一岁对应一条,当地称为“纸窟窿“纸咕嘟”。据说丧家进进出出的人多,亡魂易受惊吓,可借此藏身。还要放置一倒扣着泼汤用的陶罐。

亡者停灵后,凡得知消息的本家、亲朋好友等都会手拿黄草纸哭嚎着赶来,称为奔丧

“秆草驴子”:亡者停灵后,当地习俗要烧“秆草驴子”。帮忙的会操持着找些秆草(谷子秸秆)或其它农作物秸秆,扎成驴子的形状——一般认真扎的很少——搭上亡者的几件衣服,在四岔路口烧掉。意思是给亡魂指路,方便来去。烧“秆草驴子”时,亡者家人要跪拜行礼。

泼汤:在我的故乡鲁东南一带,病人咽气后不久,本家人等要为其泼“倒头汤”,就是请亡者吃喝的意思。“倒头汤”是第一次泼汤。此后,在亡者入土前,这种活动要每天早中晚三次进行。汤是掺了少许“倒头饭”(灵位前用开水烫过的小米)米粒的冷水,盛在陶土罐里,罐儿的两耳上拴着麻绳。配有勺子一把。

“倒头汤”是丧礼中第一个参与人数较多的活动。参与者分男女列队,男性在前,女性在后。有男女两个执事引领。这两位执事,一般都要请配偶健在、儿女双全的“全命人”担任。

当地习俗,不论严寒酷署,“倒头汤”时,亡者的儿子们都要剃光头(此后三个月内不能理发),打赤脚,做女儿的,要披头散发,(也有的脚穿简易草鞋,称“拉孝窝子”)借此报答父母的生养之恩。泼汤的队伍走得很慢,往往前走走后倒倒,拉的很长,长子在前,捧着牌位,弯腰曲背,大放悲声,涕泗横流,由男执事引领前行。男众后紧跟着女众,打头的是亡者的女儿,由女执事搀扶,同样哭得泪如泉涌。队伍中的人,因与亡者的亲疏关系不一,所以悲痛的程度也会不一样。当地民谚:“差一秫秫篾不淌血”,又说“儿哭一声,惊天动地;闺女哭一声,真心实意;闺女婿哭一声,老驴放屁”,就反映了这种情况。

自第二次泼汤起,男的要戴孝帽,女的顶褡头。孝子要拉着柳木制成的“哀杖棍”。

泼汤的队伍中,做儿媳妇的需手执“应风旗”——招魂旗,剪成三角形的白纸,黏贴在高粱梃上——引领亡魂。亡者的孙辈用柳木棍抬着汤罐儿亦步亦趋。

过去,每个村落几乎都有土地庙。里面塑着神灵土地老爷。当地传说,这是与阳间村长对应的阴间长官。土地老爷一项重要的职责就是登记本村亡者的信息,暂时收管亡魂,引领他们走好轮生转世的第一步。所以,土地庙理所当然成了泼汤的地点。

本地习俗,泼汤的队伍到达土地庙后,把逝者的灵位供奉在土地老爷前,众人跪拜着等候执事人焚纸钱,浇汤,然后绕着土地庙转圈后再原路返回。

土地庙离亡者家一般都有一段距离。“倒头汤”泼过以后,某人离世的消息就会很快传开。平时与丧主家关系不错的老庄社邻和亲朋好友,天擦黑后会拿着一刀火纸,陆陆续续地哭嚎着进入到灵堂祭拜亡者,慰问亡者亲属。孝子孝女要应声而哭。这个时候,灵堂内已经铺满麦穰,孝眷或坐或跪,向来者介绍亡者离世的情况。

入殓:入殓即是移尸入棺的过程。在以前尸体不火化的时候,当地讲究,尸体要放入棺材才可入土为安。棺材在当地有文雅地称之为“寿材”或“大头”的。有能力的人家,棺材预备得较早,父母花甲前后,就会做好备用。所用材质根据自家的经济情况而定。普通人家一般都用柏木、松木、柳木、桐木等不易腐朽的材料制作。楸木,因会渗出黑色的树汁,传说如用它做成棺材,后代皮肤会很黑,故一般用的不多。从所用木板厚薄看,有“天铜棺”、“方子”、“五寸”“四寸”“薄匣子”等差别。档次最低的是用高粱秆勒成的“箔笆子”。棺材做成后,外围有略加装饰印上“寿”字的。受死亡是另类重生的观念影响,过去对于入殓的准备很重视,有的地方称“入殓如小婚”。入殓前,棺底要放些松柏枝(万古长青),撒上麸子(有福),仿照勺子星的形状摆上七枚铜钱,如果天气炎热,还要多铺放石灰、香料等。然后在这些东西上面铺上褥子,放上一套寿衣,把尸体抬入后罩上棉毯。入殓时亲人都不许哭出声,以防亡魂牵挂。亡者如系女性,孝子还要请自己的舅舅等人查看,亡者的娘家人满意后,管事的再召集所有孝眷环绕棺材看亡者最后一面,然后开始“杀材口”,就是把棺材盖盖好后用铁钉封牢。

入殓以后,要把灵床抬出,弃置到村外路边地头,任凭风吹雨淋,即使过了“五七”,收回的也极少。

填库:当地传说,亡者在阴间要开始新的生活,故而也有衣食住行的需要。男性离世以后,出嫁的女儿要为他扎纸马作为上路的坐骑;若是女性,则要为其扎轿子,最要紧的是扎纸牛,据说除了可以骑乘外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用途:让它代替亡者喝尽一生的月经秽水,以使亡者身体洁净,顺利转世。葬礼的第二天,天一擦黑,孝眷就要开始为亡者准备钱物,当地称为“填库”。所谓库,就是用纸和高粱、芦苇秸秆等扎成的楼阁,外表描绘得花花绿绿。亡者后人按照次序,哭着把纸钱等物塞进其中的空洞里,嘴里说些劝勉亡者吃用无忧的话儿。这时,一边是唢呐声声,一边是咛,说到动情处,观者常常为之动容。

填库期间,每位填库者都要给吹鼓手一定的打赏钱,吹鼓手会使出看家本领变着花样吹奏,在过去娱乐项目较少的时候,常常吸引很多观众。因每位的填库进程很慢,因此这项活动往往持续到深夜。

据说,亡者离世后,先于他亡故的本家祖众和亲朋好友要回来引领,也有乘虚而入的孤魂野鬼和凶神恶煞,因此填库结束以后孝眷要集体跪拜“辞灵”,他们离开以保证家宅平安。辞灵以后为防止它们返回,要把亡者庭院的每扇大门都糊上黄草纸,当地称为“封门”。传说这是为门神安眼睛。封门以后,门神心眼明亮,会把阴灵拒之门外。

灵棚祭奠:这是当地丧礼第三天的主要内容之一。参与祭礼的男女都有。女性一般都是入村以后即一路哭嚎着进入灵堂祭拜,自有亡者的女儿或儿媳等人应酬。男性的祭礼程序相对复杂。参加吊唁的人员,要先到账桌处“登账”。登记的内容包括单位、姓名、奠仪名称和数量、随祭人员有几位等。登记时账房先生会按来客先后编排次序,让“领客磕头的”心中有数,在安排客人行礼时前后分明,一丝不乱。当地把亡者已出嫁的女儿和侄女等人称为“外住户子”。她们的丈夫和子侄辈,登记前要多一个插曲“奔丧”,先哭着到灵堂祭拜一番。

当地习俗,外客到亡者家吊唁称“烧纸”。“烧纸”时根据亲疏远近准备不等的礼金(有“大小礼”之分)和祭物、慰问品。关系近的拿着草纸一刀(包括“桌子头”,即香烛)、带着祭桌(常以现金代替,称为“折桌”)、花圈、帐子(大块的白布或黑布)等。同去的一般还有本家,称为“随纸”。

登记完成后,管事的会根据来客情况准备孝服,当地称为破孝。亡者的女婿、侄婿、孙婿、外孙婿等被称为腰里白”,要给孝帽、孝褂和孝带。外甥与外孙有孝帽和孝褂。其他吊唁人员配给孝帽。这些东西准备好后,由亡者的孙子用托盘端至客人面前,屈膝上呈,请吊客穿戴。

随后客人按照次序到灵棚行祭礼。灵棚是紧挨着灵堂门搭建的简易遮阳篷。以竹箔或芦箔与灵堂隔开。箔前设有“金银库”,库前设祭桌。祭桌靠中间位置摆放着亡者灵位(后多用遗像代替),前置香炉,香炉两侧各有香烛一副。另有用黄纸缠包的信香三支、老式锡酒壶一个、酒盅三个、筷子一双。供饭一般为馒头(每盘5个,共两碟)和面点;供菜“八碟五碗”,包括别鸡、鱼、肉、丸子等,另有数样水果(称为“山珍”)。当地习俗,供菜中的别鸡、鱼、肉都是稍微经火而半生的,因亡者是“以(气)味为食”并不在乎味道;酒壶中盛的主要是水,不过略微中加了几滴酒而已,被称为“水酒”。传说若用纯酒祭奠,亡者的子孙中就会出嗜酒如命的“醉汉头”。

祭桌前的地上铺着做工简陋近方形的“席包子”(苇席),靠近祭桌的地方放有填塞着麦穰的袋子,供吊唁者跪拜用。

灵棚的两侧经常挂些挽联,为亡者歌功颂德,表达后人的缅怀和悲痛,比较经典的如“音容宛在;浩气长存”“一生行好事;千古留芳名”“魂归九天悲夜月;芳流百代忆春风”等等。

此外,灵棚内还经常摆设有纸扎的轿子、金山银库、桌椅板凳、茶壶茶碗等家什,另有牛(女用)、马(男用)等家畜。牛、马在出殡前要“开光”、喂料。开光的时候,执事手拿钢针,一边扎这些畜生的眼睛、耳朵、鼻子等,一边数落:“攮攮眼,看四方;攮攮耳朵,听清亮;攮攮鼻子,闻饭香亮”。开光以后要把少许掺杂着麦麸的草料煞有介事地放到它们的嘴里,并嘱咐听话干活。另外还有纸扎的假人,包括牛童(1个)、马夫(1个)和老少班子(4个),送给亡者做佣人。孝眷们想着让这些没心没肺的纸偶到阴间为逝者抬轿、放牛、牵马、端茶倒水、递烟点火等等,做杂七杂八的活儿。它们有着稍显拙朴的造型,略微呆滞的表情,从头到脚都带着浓浓的草根气息,就是名字也取得颇合乡民们的心理:“来福”“来财”“来喜”“来寿”……这些纸人的手臂上都系着成串的干粮,做陪同主人共赴黄泉路的给养。到了要打发出发的时候(送殡),需请它们吃饭,就是每位的嘴巴上粘些米粒——这才是真正的“糊弄”。此外还要把它们脚下的支撑棍儿剪平,糊上脚底,传闻如不这样,这些偶像到了那边就迈不开步子。

在我的故乡鲁东南一带,灵棚祭拜是整个葬礼中非常重要的环节。随着管事的一声高呼“客至”,把漏应声呜咽响起。吊唁的女客,一般自院外就开始号丧,亡者的女儿或儿媳闻声相应,自灵堂中出迎,接到灵前,递上褡头、手巾等,陪祭跪拜完毕,让至另屋休息。男客则要在灵棚行礼。此时灵堂内亡者儿女大放悲声,灵棚中吊客五体投地,屋里屋外一片哭嚎,哀哀气氛随之弥漫开来。

当地传统“亡者为尊、先亡者大”,男客传统上都行叩头礼。根据与亡者关系的远近和辈分大小,一般有如下几种:

1和亡者平辈者,有行四叩礼”的。吊唁者直接到祭桌前作揖,接着“拈香”(包括敬香、祭酒奉筷),然后作揖,跪倒在地,连续以额触地四次,再作揖而退。

2、平辈,一般行四勤四懒”礼。行礼者表情凝重,动作端肃:在灵棚内默立,十指交叉触额躬身作揖毕,左腿稍前迈,右腿屈曲,俯伏在地以额触地,起立。如是者四。然后前移到祭桌前“捻香”3。客人左边那位“站桌子头的”(执事),把香束递给客人,客人双手合十把香擎住,由左至右低于祭桌,传给右首执事。然后是祭酒(3次),再是奉筷。这些礼仪完成后,接着作揖、跪倒在地连续四次以头触底礼拜,再起立作揖,礼成而退。

3如祭奠父(母)、祖父(母)、伯父(母)、叔父(母)、姑父(母)、外祖父(母)、舅父(母)、姨父(母)、岳父(母)等人,要行八叩礼”。这种祭拜方式与“四勤四懒”相似,不同的是把后面的“四懒”改成了“四勤”。整个行礼过程都有悲哭有声。向父(母)行礼时,所有香一并奉献

4三揖九叩:程序为作揖—敬香—接连三拜;再作揖—祭酒—接连三拜;后作揖—奉筷—接连三拜,然后作揖而退。

5、也有行“三八二十四拜礼”的,不过非常少见。

鲁地是礼仪之邦,其东南地区自然深受熏陶。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,每当客人礼毕,站桌子头的都会冲灵堂内高呼“谢”,这时灵堂内的孝子都要行跪拜礼叩谢。客人行礼的时候,灵棚两侧都有亡者的子孙陪。当地老百姓称为跪棚的”。“跪棚”一方面表示对亡者的祭奠,另一方面也有答谢吊唁者的意思,以前规矩严格的时候,要一直双膝着地坚持到祭礼结束。

祭礼中同样讲究“尊卑有别,长幼有序”。辈分小的吊客,如亡者的外甥等人是不能僭礼的,在祭礼完毕灵堂内的舅舅们叩谢时必须面朝他们叩头还礼,对跪棚的长辈也须如此,否则就会落下被讥讽的话柄,甚至贻笑多年。

如果是与亡者关系较近的客人,比入女婿等,祭拜时通常会有“饭桌”“菜桌”“果桌”等不同的“祭桌”。以面食和点心为主的称之“饭桌”;已菜肴为主的叫做“菜桌”;以水果为主的即“果桌”。当地观点,“活人用双亡者用单”,比如祭品苹果,盘内的个数以3个为宜,西瓜等个体较大的,可放5片。亡者的女儿或儿媳等人,在客人祭拜的过程中需要配合着把每种食物取出一部分进献亡者,即“破供”。

灵棚祭拜是丧葬程序中最为隆重的环节。所有的客人都会参与,仪式完成后,关系不甚亲近的吊唁者会脱下孝服回家。本家和特别近的姻亲则需要留下直到逝者入土为安,本地称为候送”。

出棺:祭礼行毕,要拆除灵棚,把棺材由灵堂抬出暂时放置于路上,即“出棺”。这时就离下葬不远了。负责抬棺材的人较多,大约20人左右,这些人在当地被称为“架子队”,一般都有一名负责指挥使众人动作协调一致的“架子头”。抬棺材使用的圆木两长两短共四根,用粗苘绳牢牢捆扎成“井”字形架子。负责管事的架子头,在架子扎好以后,会招呼孝眷到架子跟前焚纸礼拜,称为“拜架子”。然后指挥众人合力移棺出室。这个时候是亲人容易动情的关节点之一,尤其是陪伴多年的老伴,在“大限到来各自飞”的时候,很可能因耳闻目睹而伤心过度出现意外,所以一般都有人劝他(她)回避。出棺时,要把棺前的供饭(倒头饭)从灵堂院落用力抛起,使其越过房顶落至院外,当地称之为“散粮”,据说这是让与亡者有瓜葛的孤魂野鬼受些小恩小惠,与亡者冰释前嫌。吃人嘴短拿人手软,看来另一个世界也是如此。还有人说其中也包含着祝福亡者后代能飞黄腾达,高高在上的意思。出棺以后,灵堂内摆设不变,一直要到“五七”拉魂后才能彻底清扫。因当地民众认为,这段时间,亡魂仍会居留在内,儿孙们也需夜夜守灵。原先安置棺材的地方,要找一个口袋,装上高粱,让亡灵依附,同时以谐音“高”与“量”盼着亡者儿孙前程步步登“高”,家财车载斗“量”。如今高粱种植的很少了,通常以小麦或玉米籽粒代替,并且籽粒也一定要有部分散落在地。借此表示先人阴德深厚,后代可得以庇护,粮食多得吃不了用不清,以后安享小康指日可待。

送盘缠:送盘缠,顾名思义,就是为亡魂上路送些钱财。举行的地点也是土地庙(或附近的街道上)。前半部分礼仪与泼“倒头汤”相似,伴以焚化纸马或纸牛等“扎彩”。随之即在牌位(或遗像)前行祭拜礼,叩拜礼仪与灵棚祭奠时相似,不同之处是参与人数少些。先是客人礼拜,全体孝眷都要跪伏在祭桌后面陪祭和答谢。客人礼毕,孝眷也要到灵前行礼。

送盘缠是整个葬礼中观者最多的环节。这个时候,“把漏匠子”铆足了劲儿吹奏出呜呜咽咽的腔调。街道两旁站满了好奇的挨挨挤挤的男女老少,不会看的看热闹,会看的看门道,指指点点,比比划划,问这问那,评头论足。行礼的客人更须循规蹈矩,小心翼翼,如果这个时候出了差错,丢人可不是一时一地的事。

行路祭:送盘缠之后抬棺起步,全体人员离开土地庙,朝着亡者老林的方向走不远后,找一处相对平坦的地方再次行礼,当地称为“行路祭”。这是亡者下葬前最后一次隆重的礼仪。其参与人数、祭拜方式和送盘缠如出一辙。不同的是,仪式结束后,架子头会当众把“牢盆”在亡者长子头上绕一圈(象征其“顶牢盆”),然后摔碎于地,意思是束缚亡者的罪恶被全部清除,亡者就可以解脱了。在过去,做儿媳的会争抢牢盆碎片,然后争先恐后地跑回家,据说谁能领先一步把它们放进盛五谷的缸盆内,谁家就会享大福发大财。摔牢盆以后,唢呐手在前引领,架子队抬棺起步,孝眷转至后面跟从,队伍开进老林地。

下葬:在我的故乡鲁东南一带,能在下葬时刻进老林地的,只能是亡者儿孙等男性。亡者的女儿必须在行路祭后止步,当地民谚“闺女上了林,定穷娘家人”,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女儿是出嫁的人,已是外姓,进林以后就会影响风水泄露财气。闺女不进林的习俗在当今依然如是。

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理念的转变,现今本地葬礼一般持续三天。前两天大部分时间属于准备,第三天是“半天客半天殡”。然而在以前,人们都认为先人何时安息以及在什么地方安息,对后人的生活影响颇大,因此亡者后人一般都要请地理先生推算下葬的“吉日吉时”,选“风水宝地”甚者还要确定棺木安置的方向等。墓址选定后,由孝子拿着火纸到此处焚化定穴。挖墓穴在鲁东南一带被称为“打框”,由架子队负责。经常在四个角楔入柳树桩作为开挖的界限,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故此常见坟墓处有柳树成荫者。“路祭”以后,棺木抬起上林,这段时间不论路途长短,中途不得休息,以防“落棺”,因其谐音“落官”,迷信说法,对后代不利。自入殓以后,还要求抬棺木的众人步调一致,行动平缓,以防亡者晃动错位。据传,以前大户人家,往往在棺顶放置水碗,并要求中途水不得溅出。

送葬队伍中做女婿的抱着斗(也有用升的,升是本地一种杞柳编的用具,略似圆柱体,敞口、细颈、大肚),里面盛着麦麸,间杂栗子、大枣、花生等干果和铜钱等“福物”,斗口盖着一大一小两个面饼,称为“盖斗饼”。棺木入穴时,要抛撒斗(升)内福物,为亡者“撒福”。为防止刁蛮野鬼抢夺“福气”,执事会安排亡者长子把小饼绕边咬七口,使其呈现齿轮状。据说经过这样处理的面饼就有了“遮盖”住自家“财气”的能力。棺材放入墓穴后,要至少向前挪动3次,叫做“升棺”,通过谐音“升官”,祝福亡者后人能官运亨通,连升三级。因自出棺到下葬,时间较长,所以大的面饼让亡者儿孙们分食,免除饥饿。当地传说“吃了盖斗饼,晚上不咬牙”,以前常有年轻的父母讨要这种饼块让孩子食用。此外墓穴内的孔洞里还要放上长明灯等物。随后盖上祭礼中用的芦席,最后覆土。此时孝眷冲着“材尾”而跪,客人跪在“材头”一侧,在乐队的吹吹打打中,孝子贤孙要大放悲声,向亲人告别,否则,据说后代就会出哑巴

如果亡者的配偶已先行离世,下葬时就要安排合葬。做儿子的,经常是在病人行将就木的晚上拿着火纸,祭拜“告知”亡故较早的先父(母)这种信儿。合葬会多出一个“搭桥”的程序,一般是准备一根薄木板,两端分别压在夫妻棺材上,方便他们“来往”。

棺木入土后,“侯送”的客人要回家,执事会提醒主人“留客”。

“谢纸”与温锅:亡者儿孙回家后,对帮忙的父老乡亲要表示谢意,当地称为“谢纸”。一般是在天擦黑后,手里拿着一刀纸,来到人家门口喊声“谢纸了!”,主人出来后,“谢纸”的下拜表示感谢。现在一般是丧事完毕的当天下午,安排所有帮场的老少爷们坐席,期间行跪拜礼答谢。

自埋葬之日起,每天晚上,亡者儿孙都要到新坟“温锅”。现在一般持续三天。每次都要带着一把灵床上的高粱杆(玉米秸)捆扎成的把儿上林烧掉,并围着坟墓按顺时针和逆时针方向各转三圈。“温锅”的时间在以前要持续到“五七”祭拜以后,其本意在于防止野兽发掘松软的坟土冲撞先人。

先人入土后的祭拜:

1三天“圆坟”:先人下葬后第三天,后人要到林地观察情况,如出现堆土塌陷,被野兽破坏等情况要及时培土,称为“圆坟”。这天要准备一桌供品进行祭奠。此时亡者女儿也被允许上林。

2“五七”拉魂:五七祭奠的主要目的是引领亡者灵魂到达墓地。当地传说,人离世后,其灵魂在五七三十五天之内不会离家,而是附在墙角旮旯等处。到了五七日,家人要引领亡魂迁入新坟。拉魂时用火纸剪成外圆内方金钱”,上系细线。所有亲眷到齐后,仪式开始。亡者儿女依次手捏着“金钱”系线,从灵堂正冲正门的后墙、离地一米左右的地方开始,贴墙绕行,一边走一边说些劝勉的话,诸如“您已不适合在这里住了”,“鸡叫狗咬的不方便!”“是搬新家的时候了!”等等。在绕行的时候,如果“金钱”忽然像铁片遇到磁石般贴到墙上,就认为拉魂成功。这时,拉魂者跪在地下撩起衣角成兜状,烧些纸钱,“金钱”就会自行落入。拉魂者随即离开家门哭嚎着走向林地。众人带着“扎彩”和祭品紧随其后。在林地中,把“金钱”放置坟上焚化。同时献上祭品以飨先人。

当地民众认为,五七时,“亡灵”大都附在正门门后,准备启程。又说拉魂靠得是“心灵感应”,能拉到魂儿的,一定是亡者最疼爱和最牵挂的人。

五七拉魂以后,彻底清扫灵堂,恢复以前摆设,亡者子女撤下孝服,撕裂孝帽,至此,丧礼才算正式结束。

日后祭拜与习俗

1、“百日”祭奠。先人离世的第一百天,参加人员着日常衣装,准备供品、“扎彩”等到林地祭拜。此后孝子才可理发。

    2守孝,父母一方亡故的,守孝一年;两方都已离世的,守孝两年。守孝期间,禁止一切娱乐活动。逢年过节不贴对联、不鸣鞭放炮、不外出拜年。血缘关系近的本家过年也不贴对联、不鸣鞭放炮。孝子不娶亲,本族有娶媳妇者,对联纸一律蓝色,不用红纸。亡者子女做事说话需小心谨慎,当地传说“死了老的三年没时气”。

2、其它悼念活动还有“一年周”“三年周”“五年周”“十年周”。“十年周”选在第九个年头进行,称为“十年周九年上”。在过去上了“十年周”以后,就不再有大型的祭奠活动。

3、当地传统的祭拜节日有年祭(上年坟,一般在腊月二十前后)、清明、冬至日等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