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【故乡风俗】故乡丧葬礼仪(上)

生老病死,自然规律。虽然如此,但在我的故乡鲁东南一带,死亡仍是人们忌讳提起的词儿。村上有人死去,往往用“老了”“走了”“离世了”“没了”等含蓄委婉的话儿代替。

生命结束的原因多样,时间有早有晚,当地民谚:“黄草地里无老少”,很多人在孩童时就已离世,这种情况在鲁东南一带被称为“夭折”,夭折者在过去被认为是讨债鬼转世,因此没有资格进入祖林,也不得入土,通常扔在全村公用的“官地”,任凭野兽吞噬。这种情况在以前,因婴儿死亡率较高,颇为常见。如果父母双方或一方健在而自身已死的,就被称为“少亡”,少亡者往往不到五十,上有老下有小,为父母养老送终的义务和繁衍或抚育后代的责任都没完成,当地的说法,这样的人属于“罪人”,因此后事也相对草率,能简则简,经常裹以席包子(未婚的)埋入路边地头或殓入用高粱秆勒成的“箔笆子”入土。超过花甲之年去世的,对上已尽了做儿女的义务,对下已把子女养育成人,无论是自己的儿女还是老庄社邻,都会努力把亡者的后事办得比较圆满。这是本重点论及的情况。

故乡鲁东南一带,由于受儒、佛、道三教特别是儒家的影响,人们对于年长者丧事的办理,态度都非常恭肃。讲究“慎终追远”,“死,葬之以礼,祭之以礼。”在这些传统观念影响下,丧葬方面约定俗成了诸多礼仪,虽然“五里不同俗,隔河改规矩”,具体到各地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差别,但从总体上看,都是小异大同。

故乡丧葬习俗涉及内容较多,为叙述方便,在此分为相关习俗、礼仪、程序等三部分抛砖引玉,以待方家。

 

相关习俗

 

恭请乡邻:“远亲不如近邻”,在故乡鲁东南一带,不论本族子孙多么繁盛,地位多么显达,在长辈亡故后总要恭请乡邻们帮忙。绝对不可由本族子孙匆匆埋葬了事,否则,就会成为多年的笑柄。通常每个村子中都会有几位头脑活络、威信较高且富有操办白事经验的长者,被大伙儿公认为揽头(总管)。这个时候,丧者的儿孙就会去请他们。见面之后,一个头磕倒在地,除非有极为特殊的情况,被请的揽头是不会拒绝的。揽头随后就会来到丧主家,和丧主一起确定丧礼事宜,支派丧者后人请哪些父老乡亲帮忙。当地习俗:“老的死了比人小三辈。”亡者儿孙要按照分工,叩头礼请帮忙者。丧事在村中属于大事,帮忙的人多,现在一般都要六十名左右,为了做到“忙而不乱”,揽头会在被请人员汇齐后,斟酌每个人的情况,作出明确分工,然后用一张红纸誊写成“榜示”,张贴在显眼的地方,让每位帮忙的心中有数,各负其责。以下为某次丧礼的人员安排(隐去了姓名,小计了人数):

账桌:7人;站桌子头:2人;领客磕头:2人;刷碗:4人;提菜:5人;撤桌:5人;挂帐子与安排花圈:3人;茶水饭:2人;打扫卫生:2人;烧茶:2人;支孝:4人;安排座:4人;接纸:2人;鼓乐:1人;领客吃饭:2人;女支事:4人;架子队:18人。

送信:本地把发讣告称为“送信”。现今本地丧礼一般持续3天。亡者殁后的当天下午或第二天早上,揽头会差派报丧人员四下“送信”。亡者的直系和旁系亲戚都要送到。在过去,“送信”人员或步行或骑车,手里都会拿着一根长木棍——报丧棍。最初为防止恶狗用,久之相沿成习,外村人一看就明白是干什么的,也方便了送信的打听接信人住址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如今也有的通过电话告知,不过有些人还是不大接受,认为是对亲友们的不尊重,所以“送信”的,还是数见不鲜。

守灵:入夜以后,亡者子孙围绕灵床席地而卧,总会安排值守的人,防止“指路灯”熄灭,更要严防猫、狗、鼠等动物触碰尸体。据说尸身若被侵犯,可能“诈尸”云云。当地风俗,亡者子孙要在灵堂守灵至“五七”。然而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,守灵持续的时间,如今也长短不一了。

犯七与破七:自病人亡故之日起,每七天为“一七”,从“头七”、二七……直至五七,若逢七之日与农历的初七、十七、二十七三个日子恰好重合,就是“犯七”。比如病人殁后第14天恰逢农历十七,就是犯了二七。当地传说,犯七之日,是亡魂要在阴曹地府受罪的时候,家人要请出家人做法事,助其化解灾难,谓之破七。旧时本地破七,多由道士主持,扎一五彩圆顶伞,罩于方桌上,方桌上放一碗清水,一个斗。斗内插上与亡者年龄等数的小旗,另有麦麸等物。做法事时,道士口中念念有词,以剑分小旗,不时伴以沾水抛洒,撒麸子等动作,令亡者儿女绕桌哭嚎拔走小旗,长子吃掉其中一个特小黑旗。最后焚化所有小旗并击碎水碗,仪式完成。

下镇物:镇物即避邪物。丧礼中所用镇物主要用来防止凶神恶煞作祟和亡灵变“凶”危及家人。以前镇物要按明白先生的指点安放于亡宅某处角落。如今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和理念转变,用实物的已不多见,往往以虚代实,在一张纸上书写所需之物如青石几百斤,黄豆几担等等,最简单的不过“镇物俱全,百事大吉”八字而已。

出殃:当地形容人萎靡不振或走霉运时经常说一句话叫“像遭了殃一般”。“出殃”也称“回殃”或者“回煞”。迷信说法,是死者的灵魂被铁链绑锁,由小鬼押上回家谢灶的,也是亡魂最后一次回家。据说“殃”十分厉害,撞人人死,碰兽兽亡,树被碰到枝叶枯焦,谁碰上谁就要“遭殃”。因此,病人亡故后要请阴阳先生根据亡者拇指(男左女右)所掐纹路,推测准“出殃”时辰(一般是2小时)。时辰一到,人畜都要远远避开。据说“殃”对生前的所居之地颇多留恋,这里看看那里摸摸,甚至有让物件发出响声者。幸而阴律无情,最后必须离家,在大门外,离地三尺朝着要出的方向飘然升高而去。出殃结束后,人也不能直接进院子,要先由墙外往院里丢些石头瓦块或敲敲打打,惊走“余殃”。

当地另有传说,“殃”是亡魂和下一世的过渡形态,已经具备了下一世的很多特征,特别是脚和手。所以人们事先会在院内多处特别是灶前撒上草木灰或石灰面,察看上面的“脚印”,希望得知亡者下一世会托生成什么。传闻有留下“梅花印”(狗蹄印)、“竹叶印”(鸡爪印)等踪迹者,皆清晰可辨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