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【小小说】我相信

嗨,娶这个媳妇,让父母一夜之间白了头啊!每每想起此事,我的心中都如刀割。  

现在娶个媳妇,那条件提得让人都不敢想象,如果硬要找个词来形容,我觉得比较合适的就该算是“离谱”了吧!  

我娶她时,她们家提出的条件就是,一要在县城买套楼房,二是要买一辆八万元左右的汽车,三是现金彩礼十万元,一分都不能少。除此之外,再加上置办家具,婚礼酒席等,最起码也得五十万左右啊!  

这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来说,五十万,就是一个天文数字,父母都是老实巴交地农民,一辈子都在黄土地上刨食吃,我高中毕业后,就开始在城里打工,一家人全年的收入,去掉吃喝等日常开销,最多也只能上下三万元左右,五十万,得多少年才能攒够啊?  

没办法,为了给我娶妻,父母硬着头皮,把能借的亲戚朋友,全部都借了一遍,为我们买了房买了车,还为我们办了婚礼,一切事宜办下来之后,我们家欠外债二十六万多元,为了尽快还清外债,婚后的第六天,我就回到了自己打工的城市。我是一个人走的,妻子说她想先休息休息再说,就一个人留在了县城的新房子里。  

我这一走就是大半年啊,好不容易到了年根,本来说是腊月二十六才能回家的,但厂里最近效益不好,产品积压严重,所以就早早地放假了。我心想,这样也好,刚结婚就把新娘子一个人丢家了,我还真不放心,也有点想念。毕竟,婚后我们在一起只待了六天啊!  

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,我没把自己提前放假的消息告诉她。一个人心急火燎地到火车站买了票,上车前,还特意为她和双方的父母买了些礼品特产啥的,在一种迫不及待地心情中,我终于回到了家中。  

当我小心翼翼地走向自己家的楼梯时,心中竟然会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,我在想,不知她此时在家正在干啥呢?她见到我时,第一句话会说啥?第一个动作会是啥?我越想,心就越“扑通扑通”地跳。  

三步并作两步,我似乎一下子就到了家门口,我轻轻地掏出钥匙,打开房门,还没等我说话,就被眼前的这一切给惊呆了,只见我家的新沙发上,躺着一个男的,身上只盖了一条浴巾,几乎是赤身裸体,正在闭目养神。听见有人进来,他睁开了双眼,说:“你是?”一种询问的口气。  

听见他说话,妻子从卧室走了出来,看见我居然一点都不惊慌,她见我阴沉着脸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这个是咱们家楼上的邻居,家里的热水器坏了,到咱家来洗个澡!”  

我的天啊!我彻底懵了。  

见我回来,那个男人迅速穿上衣服,就快速地离去了。  

对于妻子的话,你们说我该相信吗?其实,这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的事!傻子才会相信这种鬼话啊!  

但是一想起父母为我结婚弄成的那副苍老的样子,一想起为了娶她至今还欠下的二十多万的外债,一想起如果离了婚,想再找一个,简直就是难如登天,如果离了婚打了光棍,父母就是死也不会瞑目啊,我不敢再想下去了……  

所以,对妻子刚才说的话,我选择了相信!真的,我愿意相信她说的是真话!

 

  

【作者简介】路志宽,在《小小说月刊》《小说月刊》《山东文学》《贵州文学》《北方作家》《贵州作家》《越南华文文学》《中国国土资源报》《贵州日报》《宁夏日报》《内蒙古日报》《羊城晚报》《农民日报》等发表各类作品1200余篇,获征文奖等180余次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