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穿过枪膛的子弹(3)

    那粒带血的子弹一直放在杨志办公桌抽屉里,无声无息没有张扬说话的机会,传递出的信息时时萦绕杨志脑际,提醒他这是一粒要命的子弹,不但揭穿赵明鸣枪警告的谎言,而且正在无言诉说枪击事件的黑暗,而且需要更多谎言去掩盖。

    杨志心事重重地从连部走出来,扫一眼楼前操场上正在训练的干部战士,他轻脚走下楼来,在水泥路上停住脚,静心听着指挥员激扬的口令,观察战士们即时的情绪,仿佛觉得战士们没有了过去的生龙活虎,看不到曾经活泼可爱的笑脸。
    没有看到九班的赵明,杨志便急速地转身,径直走上楼去,直奔三楼东头的九班。来到九班门口,止住步,隔着玻璃探眼向里望,发现赵明一个人在班里,正趴在床上写什么。他轻轻推门进屋,睁着一双长出钩子的鹰眼问:“赵明,写啥呢?”
    赵明羞怯地站起身,轻声说:“写检讨书。”
    杨志从床下拽出马扎,坐到赵明身边,提醒赵明说:“这几天连里传言很多,监狱那边也听到不少风声,这件事你要深刻反省一下,出来当兵为了什么?为何会出现这种事情……”
    杨志说了很多心里话,中心意思还是让赵明提高对当兵的认识,特别对手中枪的认识。听的赵明开阔了思路,很快写出深刻的检查,在班务会上向葛志新及战友作了深刻检讨。
    这几天监狱里的确有不少传言,也有很多人担心,似乎都是多余的。李大队长在监狱中层干部会议上放出的口声,清楚地界定哨兵开枪是正当行为,理由是犯人不爬墙,哨兵不会开枪,何况受伤犯人临时没有生命危险,而且又没中弹,就是听到枪响害怕从梯子上掉下来,最多算一起生产事故,这让包括杨志、葛志新、赵明在内所有人一下子把心放进肚子里。
    至于那粒带血的子弹,杨志在与李大队长沟通过后,决定永久封存,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。理由还是那样的简单:赵明是个新兵,他是带着一腔热血和报国之志来到大山服兵役,绝不能因为枪击事件毁了前程,这是处理问题的基本出发点,必须站在这个情感立场看问题、处理问题,不论犯人张刚是生是死,赵明都不应该负有责任,这是最起码的处事原则。
    有事例可以说明,比如一个警察冒着生命危险去追捕逃犯,在逃犯即将脱逃不开枪不能制止的情况下,警察开了枪,而且致逃犯当场毙命,如果按照防卫过当将责任强加到警察身上,那是对警察的天大不公,也会影响警察维护治安的积极性。
    从战友情感的角度讲,赵明出了枪击犯人的事件,杨志第一反应也是尽最大可能袒护赵明,主动为赵明开拓责任,惹得李勇队长一怒之下不辞而别。这一点赵明深切感受到了,没想到那个长着鹰眼经常在廊道里呼天喊地粗鲁严厉又霸道的连长,关键时候还是那样有情有意,必须找个适当时间当面感谢他,承认当时因不满便衣遥控指挥激情之下瞄准射击的事实。
    从哨位上下来,回到军营,在值班长监督下验完枪,赵明一溜小跑去了二楼连部。发现杨志正在低头看着抽屉里的东西,当即行一个标准军礼,说了一大通感谢感激和请原谅的话。
    杨志一脸怒色地抬起头,训斥赵明是个没有思想没有头脑不知天高地厚烧糊X看不透火候的狼羔子,反复叮嘱他不要有思想包袱,不管那个受伤的犯人出现什么状况,不管哪一级领导调查了解情况,都要切记先前说过的话----就是鸣枪。
    赵明默然点头,示意记下杨志的话。这时候,办公桌子上的电话铃滴滴响起来,杨志伸手抓起话筒:“喂,哪里呀?”
电话里传出急切地回话声:“我是监狱,姓李。”
    杨志脸上的表情骤然有了变化,那双鹰眼叽里咕噜地不停转动,虽然没有言语,但是赵明已经觉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。待杨志放下电话,赵明主动提出先回班里。杨志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猛地又叫住赵明,想说什么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    赵明耐不住问:“连长,发生了什么事?” 
杨志愣了一下,迅即缓和口气说:“没什么事情,就是连里最近组织向监狱运送矸石的劳动,目标是争创‘万元连队’。”
    赵明惊叫道:“葛班长讲过了,他的目标是争全连第一。”
    杨志笑道:“这件事非常重要啊,可能每天都要与犯人一起劳动,与犯人面对面地打交道,需要过硬的耐性和勇气。另外,另外你也要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那就是--”杨志说话一时有些语塞,而后自然地回应赵明道:“算啦,以后再说,还是刚才说的那句话,就是鸣枪,根本没有向犯人瞄准射击。”
赵明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,知道出了大事,而且与枪击事件有关。走出连部了,赵明才想起来忘记向杨志敬礼。不过他绝对想不到监狱传出来的消息,竟然是犯人张刚在县医院不治身亡了;更想不到张刚之死导致监狱里出现一场骚乱----监狱里一些平时抗拒改造的犯人私下串联,相互传捎口信,竟然集体向管教抗议,要求严惩开枪的哨兵。如果不是执勤哨兵用枪口对着,不是在场管教干部拼命摁着,说不准真就翻狱了。
    监狱里的管教私下也是众说纷云,社会上也开始有了反应,不能不说形势到了非常严峻的时刻。尽管人们从心里支持哨兵开枪的正义之举,支持政府对犯人采取强硬的措施,还是有人把情况反映给上级领导,明确指出管教玩忽职守、哨兵草菅人命。一时间,社会上的反应逐渐热闹起来,传言四起……
    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是李大队长,他对犯人张刚在医院不治死亡的态度,仍然坚持之前的观点,就是不论张刚受伤还是死亡,处理问题的观点不能变,坚持的原则不能变,处事的态度不能变,如果因为张刚死亡就改变原来的观点和态度,那么他在监狱的威信就会名声扫地,监狱形象就会受到影响。一句话,张刚之死最多属于生产事故,没有人为的因素掺杂其中。如果说有人为因素,那是犯人张刚有逃跑的欲望,他是自作自受,现在他死了,死无对证--谁想这样认为也没有办法。
    接下来,监狱以红头文件形式下发几条硬性规定,明确规定严禁监狱里的犯人在公共区域、人员密集场所传播、讨论枪击事件相关情况,禁止犯人私下串联,一经发现严惩不怠。
    压力主要来自上级监狱准备派调查组下来。这个消息是属实的,从之前的无动于衷到派人调查,足以看出上级领导对枪击事件引起了重视--人死了,自然就重视了。至于有何结果?很难预料,必须在上级派人来调查之前将所有传言打住,不然乱七八糟的说法传到调查人员耳朵里,弄出纰漏来不好收场。只有众口一词指出犯人张刚是借维修线路之机逃跑,才能最大限度降低事件中的人为因素,确保事件圆满处理最大化。
    在监狱全体中层干部会议上,李大队长一针见血指出传言对事件处理的危害,反复强调众口一词指出犯人张刚借维修线路之机逃跑的必要性,要求与会人员以对监狱形象和声誉高度负责的态度,积极向全体管教及身边亲属灌输这一观点,就是事实不一定是真相,犯人张刚的死亡,最多算是生产事故。理由很简单,不管责任牵扯到监狱还是军营,不论是管教还是哨兵,都是人们不愿看到的。毕竟张刚是个犯人,对社会犯下滔天罪刑,人民疼而诛之。监狱和军营是国家机器,若把责任推到国家机器身上,天理何在?特别是执勤哨兵,远离家乡,来到山里服兵役,拿着微薄津贴,没有理由承担这份责任。
    会议结束后,李大队长一路溜达着来到军营,主动向杨志通报监狱会议情况,提出众口一词指出张刚借维修线路之机逃跑,反复强调坚持这一观点的重要性。杨志认同李大队长的观点,随后集合全连官兵开会,明确灌输一致对外思想,要求官兵提高认识,正确领会监狱领导对战士政治生命的关爱。
    调查组很快来到监狱,第一个接受调查的是李勇,他反复强调犯人张刚在事发前有逃跑征兆,先是向哨兵摆手试探虚实,在哨兵没有反应后,又跳进警戒线内,在警戒线上跳里跳外。事实上犯人张刚意图很明确,就是吸引哨兵注意,只要哨兵认为他是维修线路,就会放松警惕,顺理成章地爬墙逃跑。
    李勇反映的情况,调查组给予了基本认可,认为犯人张刚有逃跑的动机,作为想逃跑的因素记录在案。至于一些可疑情节,调查组经过一番走访,排除人为因素。随后调查组又来到军营,在杨志那里,犯人张刚想逃跑的结论又一次得到证实,自然对哨兵赵明的调查也就走了形式,因为赵明是个刚下连的新兵,不需用太多过节去为难一个没有执勤经验的新兵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