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首页   文艺动态    文联协会    沂蒙展览馆   文学天地    文联刊物   文艺名人    党建文艺   艺术品交易 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罗庄文艺网>> >> >> >>正文内容

刀剑侠情录(第一百一十一章)争辩是非

    宫建伟猝然出手,双掌又是全力施为,待到秦风林与孔景楼二人警觉之时,已经来不及出手格挡,唯有等死而已。  

    宫建伟暗暗高兴,自料出手成功。他这次本是奉命而来,目的是要杀死师父连宗云。只要除去门口的这两名守护者,然后再走进屋中,事情便宣告轻松完成——毕竟对付一个身体不能动弹的人那是手到擒来的事。  

    因此,他不免得意之极。  

    人在得意之时,是最容易忽视其它一切的,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“得意忘形”。  

    他的双掌就要接近二人的头顶,掌风已令二人魂飞魄散。  

蓦地,一条黑影迅疾无伦的冲了过来,暗夜中,只见一道寒光接连闪了两闪,宫建伟就惨叫着向后疾退。  

    他虽然退得够快,但是那人更快,已如鬼魅般的出手点中了他的前胸要穴。他登时呆立在当场。  

    再看宫建伟,双手筋脉一齐被划断,双掌软软的垂下来。他疼痛万分,忍不住龇牙咧嘴的叫唤起来,在暗夜里听来如同鬼哭狼嚎一般难听。  

    秦孔二人又惊又喜,想不到自己居然还能有机会活命。他们也看清楚了救自己的人是方珂,更是高兴。但他们还来不及向方珂道谢,此时就听见人声嘈杂,有很多人点着灯笼火把向这里涌来。分明是宫建伟的叫声将他们引来了。  

    秦孔二人再看方珂,却哪里还有他的影子!  

    最先赶来的正是向焕明,他一直在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宫建伟的成功,却不曾想到等来的却是宫建伟那凄厉的惨叫声,他知道事情有变,急忙飞身而来。  

    后面众人纷纷赶到,一时间显得乱糟糟的。  

    向焕明大声喊道:“怎么回事?出了什么事情?”  

    秦风林急忙回答道:“师兄,我和孔师弟正在这里护卫师父,谁知道宫师兄就来了,他想杀我们!可是他的手却忽然间就断了。”他故意隐瞒了方珂出现的事情,他对方珂的救命之恩自是铭记在心的。  

    一边的孔景楼也道:“是啊,我们正不知是怎么回事呢!”  

    向焕明心里明白事情一定是出了差错,一时间吃惊的浑身发抖,后背隐然有冷汗流出。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知道若是成松他们盘问宫建伟,所有的一切便真相大白了,到时候,自己会死的很难看。  

    宫建伟见到向焕明来了,强忍疼痛道:“师兄,救我!”  

    向焕明强打精神,点头道:“来人,赶快带宫师弟回去上药包扎。”  

    成松突然说道:“且慢,我有话说。”  

    向焕明硬着头皮道:“师叔有什么话,不妨等到宫师弟伤势止住再说不迟。”  

    成松哈哈一笑道:“有些事情如果现在不及时处理的话,只怕到那时候一切都太迟了!”  

    很多人都附和着成松,使得向焕明难以独断专行,他无奈的道:“好吧,师叔有什么话只管说来听听。”  

    成松向宫建伟问道:“据我所知,向师侄已经命令本派中的所有弟子,掌门养病之地任何人不得擅入。宫师侄为何深夜到此?”  

    宫建伟看了向焕明一眼,口中期期艾艾的不知该如何回答,他知道此事重大,只凭这一条,自己已经就违犯了帮规。  

    向焕明看着他道:“宫师弟,既然成师叔问你,你可要实话实说,若有半点隐瞒或,我马上一掌毙了你。”说着话,右手作势扬了起来。  

    宫建伟哪里不明白师兄的意思,明着让自己说实话,实际上是要自己将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,不得与他有丝毫的瓜葛。此刻他身体不能动弹,生死都由别人说了算,他权衡再三,只有硬起来道:“师叔明鉴,我只不过是挂念师父的安危,忍不住过来看看罢了,再也没有别的意思。谁知道,突然出现了一个刺客,我料想他是要来害师父的,所以就及时出手,没想到他的剑太快了,我的双手筋脉就被他给砍断了,请师叔与师兄给我报仇啊!”  

    向焕明松了一口气,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宫师弟,你放心好了,我们会为你报断腕之仇的。”   

    成松显然不相信宫建伟说的话,他对向焕明道:“只凭宫师侄一面之词肯定不合适。这儿还有两人,且听听他们怎么说吧,是真是假,大家自有公论。”  

    向焕明只得点头道:“好吧。秦师弟、孔师弟,你们将情况说一下吧。”  

    秦风林道:“我和孔师弟正站在这儿,好端端的,宫师兄过来就要杀我们。幸亏一个人及时出手这才救了我们的性命。就在这时,大家都赶过来了。当时的情形就是如此。”  

    孔景楼接着道:“宫师兄在说谎!他过来就要杀我们,分明是要对掌门师伯下毒手的。”  

    宫建伟辩白道:“不是这样的,我只是想试试看两位师弟的反应能力,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专心于守护职责,根本没有要杀他们的想法。再说了,我为什么要杀他们呢!倒是他们二人勾结别人来对付我才是。你们说,那个刺客是谁?”  

    孔景楼怒道:“你血口喷人!我们怎么知道那个人是谁。”  

宫建伟道:“他一定是刺客,你们却还在为他辩护,存的是什么心?”  

    孔景楼反驳道:“那人若是刺客为什么却不杀我们?而你自称是好人,为何又要杀我和秦师兄?”  

    众人听见他们三个在争论,平日里也都看不上宫建伟的那种做法,禁不住在心里都倾向于孔秦二人。  

    向焕明越听宫建伟的话语越觉得很无力,知道事情要遭,但他只希望宫建伟不将事情和盘托出就行,心里想道只要宫建伟死了,一切就都无法对证了,也是不错的结果。忍不住就有置宫建伟于死地的意思。  

    成松看着向焕明,道:“向师侄看该如何处置?”  

    向焕明乖巧的将球踢给成松,道:“焕明向来对疑难的问题处置不得其法,还是有请师叔来处理吧。”  

    成松道:“既是如此,我只问宫师侄一句话:你为何在深夜私自闯到这儿来?你千万不要以为我们就那么好糊弄,你来一定是有目的的,你还是老实交代的好。否则,你应该知道后果如何。”  

    宫建伟顿时乱了分寸,对向焕明道:“师兄,救我。”  

    向焕明无奈的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成师叔不会冤枉你的。再说了,你不尊号令,私闯禁地,本就是死罪,我又如何救你。”  

    宫建伟失望的看着他,狠狠心道:“既然你不仁,那我就不义了。”  

    向焕明怒道:“怎么,你还敢威胁我不成!”右掌倏地推出,直击宫建伟的胸前要害。  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